餐饮加盟网-免费发布餐饮招商信息!本站不提供任何加盟资料,如需加盟请去其官网了解详情

温州人创业故事:从南走到北,是个人的创业经历,也是时代的故事

来源:undefined
作者:小吃加盟·发布时间 2024-05-21
核心提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济蓬勃发展,创业的春风吹到了祖国各地。在温州的郑家村,今年春节格外热闹,好多年轻人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赚了钱回来,带着他们辛苦一年的血汗钱,还带
< style="text-align: left; margin-bottom: 10px;">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经济蓬勃发展,创业的春风吹到了祖国各地。在温州的郑家村,今年春节格外热闹,好多年轻人从祖国的大江南北赚了钱回来,带着他们辛苦一年的血汗钱,还带了外面的新鲜物回来,村里的人都到他们家看热闹,见识新事物。

郑元盟也去看这位族兄,此时他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刚高中毕业,无业在家。郑家村郑元恺去年早就拿钱回家盖房子,今年更是给家里贴了电视等电器,郑元恺甲的三层楼房在整个村格外耀眼。其他村民还住着一层瓦房。

那天蓝天碧云,这座房子显得格外漂亮。元恺见元盟过来,忙招呼他进屋,他家的电视前有几十个同村老人小孩坐在前面看,元恺也是很慷慨,带着自己从外地回来的好食物分给来他家的同村人,和他一起分享他一年的喜悦。

郑元盟从郑元恺家回来,郑母正在做菜,告诉郑元盟家里米已经不多了,前些天郑父又出去赌钱把钱输了。两个妹妹要上学交学费,家里实在是要省着吃饭。

郑元盟看了隔壁郑元恺家,和自己的家的对比,同样是男子,他可以离乡挣钱,他也可以。

郑元盟回家的时候和母亲说起今天见到的。郑元恺是族兄,几年前家里也是家徒四壁的瓦房,跟着同乡出去做生意,改变了家里的现状。

“你表哥去外地做生意,今年赚了不少钱,家里已经盖了三层楼。”郑母念叨着。

郑元盟村里几个年轻人都出去赚了钱,可赚钱需要本钱,自己家没有积蓄是不争的事实。他不好意思再给郑母负担。

“妈,我也想出去闯闯,外面机会多,只要肯吃苦一定会赚到钱的。”

郑母怔了一下,虽有不舍,但孩子大了,总是要出去走南闯北的,这是温州的这个地方的特性,除了公务员这些硬性工作,有点想奋斗的人不是自己在本地办厂就是自己出去做生意。大家走南闯北的,不管走多远,每年过年都会回来。

“出去闯也是个法子,但是你刚出去,我们家没有多的存款,你拿什么创业啊,都怪我们不好我们这个家没有积蓄。元恺出去闯,好歹家里也是有钱放在他身边,你这样赤手空拳的,一定是要吃不少苦的。”

“妈,我可以出去打工先,等有了积蓄,到老板那边学到本领,我再自己当老板。”郑元盟知道出去闯永远有机会。

接下来的几天,郑元盟和他母亲打听跟谁出去做生意,他母亲的老友王嫂打听到一个人家,听说城东一户人家有厂办在外地,需要招本地人带出去当学徒。

“当学徒?”

“就是学做衣服,他们的厂可大了。出去有人带,人生地不熟的,总比自己独自出去闯好。”

“总归是跟人家打工的,又在外地,也没有一个照应。”

“这些都是好说,在外地打工的老乡都是会照应。只是那地方比较远,这个才是你们考虑的。”

“在哪里?”

“新疆。”

“新疆,一听就很远,这一南一北的,路上得几天奔波啊。”

“是啊,不过去那边的人基本都可以赚到钱,我们在那边做衣服的老乡可是不少,而且我帮你打听到的人家,人是非常的好。虽说是给他们打工,但到底是老乡,都是很照顾的。”

“好,我当然相信你了,只是我还得回去跟他们商量下。”

“好,这么重要的事还是得跟你们家元盟商量的,那我先回去了,他要同意了给个信,我回头跟那家说声就就定了。”王嫂也打算起身回去,郑母将自己家养的鸡蛋拿了几个给王嫂,王嫂连忙拒绝赶紧跑掉。

郑母等元盟回来,把王嫂介绍的工作告诉他,她没有别的担心,就觉得太远了。郑元恺觉得没问题。郑父又赌钱回来,门口听到娘俩的对话,也没听清楚哪里,想到儿子要去赚钱,就连忙应声表示认可。

“哥要去新疆吗?”两个妹妹异口同声问。

郑母和郑元恺均肯定回答。

郑父才听清楚去哪里,刚迟疑一回,又说:“去哪里都一样,去的人少的地方,赚的钱越多,好歹是国内,我听说有些温州人,连英语都不会说就去了国外。他们照样也过得很好。年轻人就要出去闯闯。”

郑父虽说迫切希望儿子能赚钱,肩负起养家任务,但有些话也是说的有道理的,远地方商机好。

就这样,一家人都答应了郑元盟去新疆的事。

启程的那天,郑母将自己的私房钱缝在郑元盟的衣服里,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守好钱。这些 钱也不是郑母的私房钱,其实是应会钱,她在想没有钱出去万一饿到怎么办,毕竟要离家一年。再见面也是过年时。虽说目的是赚钱,比起赚钱这命还是首位的。她想着几个老朋友帮忙应个小会,慢慢周转也是可以应付的。

郑元盟先是坐汽车到上海,然后倒了几趟绿皮火车到了新疆。

到新疆,也见到老板。老板很和善,也都是一起出来闯事业的,对老乡格外照顾。工厂里做衣服的人比较多,很多工人都是出来几年了,轻车熟路。郑元盟还是新手,刚开始也只是打杂的,谁需要帮谁做,包括搬运布匹这些事。

时间久了,也知道各部门的流程了,开始当学徒,不过他大概只是裁衣这些小活开始做。这几天老板妹妹胡一梦也过来了,按理说郑元盟和胡一梦本没有很多交集,他只是小学徒。 一次,胡老板定了一个大单子,怕赶工来不及,就把所有人都用上了,郑元盟学了技术第一次做衣服,胡一梦也加入做衣服的队伍。每一件衣服都标识序号,这样就可以追溯到源头是谁做的,有没有偷工减料。等收货的人过来,拿走第一批衣服,有一款衣服最好卖,客人上身都不错,要求按这样的衣服款式大小做。胡老板一看是郑元盟做了,他了解到这个学徒之前没学过做衣服,从零开始在他这里学,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这大概就是天赋吧。问他做衣服的秘诀,他也说不出所以然,这也许是悟性使然。

郑元盟开始赶工,大家也模仿他的做法,但是还是他做的衣服最好,胡一梦也过来帮忙,她更多的协助郑元盟,或者帮着他把进度赶快点,郑元盟做的衣服卖的最快,许多服装老板闻风过来下订单,这就让胡老板厂里的生意比往年翻了几番。他许诺给郑元盟年终奖,郑元盟更加卖力工作,想着在老家的父母,自己的钱可以赚过来,等过年的时候给父母。

老板们收到衣服,直言这批货又快又好。一高兴分了郑元盟五百提成,要求郑元盟帮他再做一批货。老板们的订单,像雪花一样飘过来。郑元盟更忙了,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做衣服。

郑元盟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胡老板看到他未来肯定是有出息的,有意撮合自己最疼爱的小妹和郑元盟。赶完一批订单,刚好遇到周末,他提议他们出去吃顿饭。

“一梦,你对新疆比较熟,今天周末你白天带着元盟出去逛逛,别一天到晚都在这里做衣服。元盟来了这么久,没有一天休,都在工位上,知道的是他勤奋,不知道的以为我是周扒皮了。”

“胡总,其实我没问题的,是我自己要加班,你不是周扒皮。”此时的郑元盟只有聪慧的头脑和质朴的性格。

“遵命。”胡一梦跟胡老板说,又拉着郑元盟跑出去了。

“你要就要放松放松,天天工作会变工作狂的。有时间也要出去看看这个城市风土民情。我要带你去吃一家很好吃的新疆菜,那里的羊肉串吃了保证你喜欢。”

新疆的四月还是很冷,积雪还没有完全化去,但是比起2月的冰天雪地,春的气息慢慢来了。冬天的新疆路上几乎很少行人,天渐乍暖,初春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外面的空气格外清新。

郑元盟被胡一梦拉到一家餐馆,餐馆是新疆特色餐馆。点了炒面和拌面,还有馕和羊肉串。味道好极了,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每一个地方的人都有智慧,利用气候和资源创造出属于本地的美食。

两个人饱餐一顿,有说有笑回到了厂里。郑元盟第一次吃到饱腹的感觉,羊肉热身,身体里 依赖这个热量。他开始适应在新疆的生活,并有点喜欢这里了。

胡一梦也是二十出头,皮肤黝黑,脸部下颚突出,而郑元盟五官清秀,皮肤白皙,十足的英俊儿郎。胡一梦五官相貌虽没有郑元盟标致,但也有南方女子的顺从乖巧的优点,性情颇好。郑元盟也是初来乍到,情感思想上还没成熟,突然有个姑娘跟他关系好,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男女之情,在异乡也有个伴,心里也是有了依靠。

之后的日子,胡一梦对郑元盟十分照顾,他虽然是学徒,但胡一梦对他格外照顾,偶尔给她开小灶。学徒都是学徒一起吃饭的,胡家人是一起吃饭的,有时候遇到炖排骨,炖鸡汤,胡一梦也会偷偷给他盛一碗。

郑元盟工作上的表现渐渐得到胡老板的认可。胡老板看郑元盟前途无量,虽现在还有一些少年气,但此人日后必有成就。拿出自己珍藏已久的制衣书籍送给他,这本书别人没有,只有他独一份的。这是因为他打算把自己的亲妹妹终身托付给他。

郑元盟自是明白,他在异乡,一梦又是温柔体贴,对他格外照顾,他也是打算娶她的。

那时候,电话还不是很普及,郑母也没有儿子的消息,常去王嫂那边打听,王嫂说告诉他亲戚说他在新疆特别好,特别适应,过年会回来的。

果然,等到了过年,郑元盟回来了,不止一个人回来,带回来了胡一梦。这可震惊到了郑家人。郑父郑母和两个妹妹看着郑元盟和胡一梦,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原是去赚钱,想不到连媳妇都挣过来了,欣喜之情带着惊讶。

郑母忙招呼两人进屋先,郑元盟是做服装的,过年了也给自己做了一身,这下可更帅气了,也更精神气了。而在一旁的胡一梦尽管也穿了一身新衣服,但稍显逊色。郑父见到儿子虽说开心,但是儿子不打招呼的有点定终身有点不悦。自己年轻的时候也知道娶郑母这样一个美人,所以生的郑元盟那么英俊帅气,五官无可挑剔。郑元盟找的女孩,相貌中等都算不上,嘴巴稍凸,皮肤黝黑,气质也不算好,难免失望,也没有主动提起郑元盟结婚的事,毕竟郑元盟还小,心里还不确定自己需要一个怎样的妻子。

他们的关系一看便知,超出普通朋友关系,郑父郑母没有提,仅仅把她当作是胡老板的妹妹以礼相待。也是客套几句这一年由她哥哥和她照顾,郑元盟在新疆工作那么顺利。

“叔叔阿姨,哪里的话,都是元盟自己努力的结果,我哥还说多亏了他,他的厂业绩还提高了。”

郑父郑母心里也是略喜,儿子总归也是出息了。这姑娘一看是心地善良之人,人也朴实,做儿媳妇也是极好的。但和郑元盟在一起,毕竟不是很相配。

一年没回到温州的郑元盟,最想念的是家乡的海鲜。郑母早早地准备了新鲜食材,做了一大桌的菜。像酒宴的流水席。大黄鱼,鱼饼,大闸蟹等温州当地人过年吃的菜都有。郑元盟太开心了,一桌吃饭的人,各怀心事,但表面气氛也算是好。

吃完饭,郑父郑母没有留胡一梦。胡一梦也识趣地回家了。

等胡一梦走后,郑元盟也是迫不及待的将自己赚的两千元交给郑母。郑母甚是惊讶,在那个年代“万元户”是现在土豪的意思。虽不及“万元户”,但儿子一年的挣了两千,可以盖房,甚至挣个五年也能成为万元户,这第一年的成绩也是相当不错。

“元盟,你都给我了,你也得留着给自己一些。”郑母甚是心疼,赚那么多钱一定吃了不少苦。

“妈,我都留着呢,明年出去的钱我也准备好了,我知道今年年初我去新疆的时候您给我的钱一定是借的或是应会过来的钱。这点给你们先留着,我争取明年再多赚点,我就给你们盖大房子了。

郑母甚是安慰,觉得孩子出息了还孝顺。

“大妹,小妹,这是给你们的新年红包。”两个妹妹受宠若惊,第一次收到兄长的大红包。

郑父想开口,又不想打扰此刻。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家第一次那么开心,过年不用为钱发愁。元盟这次回来,家里的经济发生质的飞跃,他们郑家彻底没有负债了。

第二天,郑母将借的钱送出去,村里人来人往,几户收到郑母的钱的人家很快传出去,郑元盟发财了。一传十,十传百的。很多人闻风前去郑家打探“消息”或是带着自家种养的“土特产”带给郑元盟,几房不长来往的远亲也突然到访走动起来,说今年说什么也要聚几桌吃喝。往年是没人来郑家,他们怕他借钱,怕他们穷。如今郑元盟出息了,他们开始走动了。

几乎一个正月都排满了酒席,郑家自郑父郑母成家以来从没这么热闹。每天受人邀请去吃酒席。人情冷暖,周围络绎不绝的人,各种人,各种笑脸。

郑父的朋友也多了起来,少年的,青年的,老年的一个都没有落下。郑元盟的朋友更是和他一起日夜一起吃喝“谈理想”“谈未来的合作”。

郑父规划着,今年可以盖新房了。这次他因儿子出息了,自己也改了性,不再赌钱了。家里的积蓄,完全可以将房子盖个三层小楼。往年老房子因太旧遇到下雨天会漏雨,夏天台风洪水也会积水,因为只有一层楼,洪水几乎会淹没到床,拖鞋被洪水冲走找不到也是常事。

郑父计划着找木工和瓦工,郑元盟也有自己的想法,整个设计,房子的造价赶上郑元恺家了。当郑元恺觉得不要着急,让父母先过上不缺衣食的日子,现在手上的钱也就刚好用。

那些村里的长辈们也要张罗着给元盟寻一门好亲事,这么优秀的“细儿”哪里找,未婚的“细娘”们都争着抢着嫁呢。

郑父郑母也应允着,不拒绝亲朋好友的好意。

郑元盟心里想着胡一梦,之前和胡一梦已经相当于定终身了,今年过年本想双方长辈见面,郑元盟也不敢自作主张,跟郑父郑母说了此事。

“元盟,你现在还小,现在定亲有点太草率了,不如再等几年,等我们把房子盖好了再说。”

“是啊,元盟,胡家的那个女孩子我看着挺善良的,她对你好,我们知道,但是她不一定适合你。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郑母附和道。

郑元盟是出了名的孝子,父母的话一句都没有反驳,他们说什么就听什么。郑父郑母也松了一口气。

这可急到了胡家,胡家看郑元盟没有上门提亲,便带着小妹去了郑家。在温州,正月走亲戚和走朋友意味着关系好,也是走关系。关系多走走便亲了。

郑父郑母自是热情招待,毕竟是郑元盟跟着他当学徒,然后赚了钱。但是亲事一事,他们是犹豫的,一是胡一梦不算漂亮的女孩,二是他们并不是想娶城东的姑娘。据说城东的姑娘没有嫁妆,嫁妆少,城中和城西的姑娘嫁妆多。

郑家村的田嫂子刚准备给郑元盟介绍一个姑娘,正准备过来,想不到胡家人先到了。所以相亲这事搁钱了。

胡老板这次过来带了在清华教书的弟弟,兄弟两个一个经商一个读书,都很有出息,言谈举止非常得体。弟弟儒雅,哥哥豪放热情。

郑父郑母看得出他们来的目的,他们不明说,自己不主动捅破这层窗户纸。一个是学富五车的教授,一个是见多识广的生意人。他们一说一话的搭着,也有明示,也有暗示。见郑父郑母不说提亲,他们越往明处说,极尽表示一年时间两人相处关系好,两人可以一起创业,以后的成就肯定比他还高。

提亲原是男方主动的事,胡老板见郑父郑母还没提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看,要不这样,让元盟带着一梦在你们村里走一圈,如果有人出来说我小妹配不上元盟,我就当之前的事没发生过。我马上带我妹妹离开。”

郑父郑母觉得万万不可,元盟一旦把一梦带出去,大家就知道他们是一对,如果同意也就现在这样,不同意的话,既和胡家撕破脸,也让全村人知道,以后说亲事还得跟别人解释。无论这个结果如何,都不是很圆满的事。从长远考虑,这个事情不宜过早定论。既然胡家小妹对元盟好,何不顺其自然呢。

“胡老板,这不是显得我们忘恩负义了,胡老板对元盟这么照顾,没有你提携,我们元盟哪有今天的成就。我们是觉得元盟还小,要不等过两年事业再好点,就给他们把事给办了。你看我们家的房子还是这么破旧,我想盖了新房再办喜事,你看,怎么样。”

胡老板看郑父这么说,也没再要求马上把亲事订了,毕竟今年胡元盟也要一起去新疆,再看看他们家老房子也是久远的老房子,元盟一心一意对一梦就可以。

“伯父,叫我小胡就可以,在您面前我们都是小辈。”胡家大哥以亲戚之名客套起来。

这时候,郑母和两个妹妹已经做好一桌子菜了,两家人觥筹交错间,情感一下子得到了升温。

(未完待续)

标签: sdf
如果您对此项目感兴趣,请在此留言,坐等企业找您(成功的创业者90%都是通过留言,留言只需5秒钟)
  • 知名招商项目汇聚平台

    汇聚海量知名、高诚信度品牌招商项目,随时为您提供招商信息

  • 事实和口碑胜于一切

    千万创业者通过这里找项目、迈出成功创业第一步;

  • 诚信的商机发布平台

    请你在加盟留言时,选择有实力、 加盟店多、成功案例多、合法资质、 证照齐全、诚信经营的品牌.

郑重承诺:本公司郑重承诺尊重你的隐私,并承诺为你保密!
随时 上班时间 下班时间
您可以根据下列意向选择快捷留言
  1. 加盟费多少
  2. 我们这里有加盟店吗?
  3. 我想了解一些加盟资料
  4. 我对这个项目感兴趣,尽快联系我


创业专题



热门创业项目

精品推荐

餐饮项目分类

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
第一时间推送投资小回报快利润高的项目

合作伙伴

我们也在这里

关注微信关注微信

您身边的财富顾问...

扫一下
客户端客户端

iPhone/Android/iPad

去下载
关注微博关注微博

官方微博随时分享...

加关注
手机看hbdrt.cn手机看hbdrt.cn

随时随地找商机...

去看看

温馨提示

  • 1在找餐饮项目的过程中多对比同类项目。
  • 2了解项目时多打电话,进行实地考察。
  • 3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加盟。
  • 4本网站对投资者的风险概不承担。